2018/10/20

《底特律变人》我们都会面对的不远未来 

大家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:当我们这一代年轻人都老去时,那些社会上的基层工作由谁去做?显然,这一代年轻人不会和父辈一样吃苦耐劳,去从事基础劳动了。不过不必担心未来,因为那时候都是机器人去从事低端的繁琐型和服务型行业了。

市面上关于机器人和AI的电影与游戏已经是司空见惯了,而《底特律变人》作为一款历经4年开发,300人参与拍摄的诚意大作,毫无疑问登顶了今年的NO.1游戏。而这一切的影子,其实是来自于2012年Quantic Dream团队制作的一部独立小视频《Kara》。觉得好并不是因为别的原因,而是游戏里对未来的深度思考。

游戏的故事发生在2038年,离我们现在20年时间。先讲一下故事人物和剧情:

主要角色是仿生人:康纳(Connor)、马库斯(Markus)、卡拉(Kara)。三人各有不同的立场和处境,究竟要从人类角度认定仿生人是“物品”,或是从仿生人角度主张拥有自我意识者为“生命”,要与哪个立场共鸣採取行动。

康纳,是为了调查异常个体仿生人事件而投入搜查第一线的最新型仿生人。康纳身为仿生人却又处于“人类”立场,为阻止仿生人的失控与暴动而拼命奔走。

马库斯,只知道机体型号为代表试作型的RK200,此外一切形情不明,充满谜团的仿生人。是“异常个体”仿生人的领袖,发起运动争求仿生人的权利。

卡拉,在厂内组装阶段便发现技术问题,照理应当场被解体,却被技术人员心软放其一马出货成为某个家庭的生活辅助仿生人。

再看故事线:

康纳的搭档是讨厌仿生人的53岁老警官汉克;却在任务中慢慢的对仿生人产生了新的认识和情感。

马库斯的工作是负责照顾年迈画家卡尔,他在2020年兴起的新象征主义运动中是中心人物。凭藉独特才能一跃成为人气艺术家,其多项作品甚至被喊到上亿天价。

卡拉的拥有者是loser陶德,原为出租车司机,随着2021年自动驾驶车普及,陶德因此丢了工作。随后有接过一些体力活和夜店保全等工作,却也全都被仿生人逐渐取代。妻子离家出走后,陶德渐渐被囚禁在过去的遭遇和对仿生人的恨意中,一昧将现在的困苦生活怪罪于仿生人。

看出什么趋势没?划重点了啊!在未来,没有创造性的工作,将被淘汰。凡是机器能做的事情,人类都将失业。比如:开车,清扫,搬运,建筑,简单服务业等等。当然随着技术性能的进一步增强,像演戏,唱歌,这些东西也是可以被取代的。

如何处理人和机器,数据和设备之间的关系;将考验每一个人。能利用好的,将大获成功;抗拒或者不善于使用的,将进入社会底层。

失业率高,生育率低,不接受新事物的人被淘汰,这就是我们充满挑战和机遇的未来。

最后想说,康纳真是帅呆了。不过,仿生人康纳的饰演者也宣布,已和游戏中崔西的饰演者结婚。

Article Tags

Related Posts